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摇风满怀

日月的沉积,岁月的随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普曼:中国教科书难以承受之重  

2014-05-14 22:04:09|  分类: 教育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回老家,有件事儿我是坚决不做的:帮侄子侄女解答数学题。作为家里并不太多的大学生,如果连小学的题目都做不出来,该多丢人。

这也不是我妄自菲薄,新闻里发生的这类事情可不少。2012年,广州小升初民校联考的一套模拟题,甚至难坏了暨南大学的7名在读研究生,总分120分的考卷,最高得分也只有68分。而且我的数学本来就很差的。

现在中小学的课程之难,已经出了名了。2011年的时候,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直言中小学教材太难,“超出了学生在这个年龄段的平均认知水平”。2010年有十多名院士联名写信,要求降低中小学教材的难读。

抱怨声中,教育部决定下决心看一看,中国的中小学课程到底有多难。毕竟是国家部委,要解答一道问题,阵仗当然不会小。在教育部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导下,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汇集了六所部属师范大学的150多名学科专家,500多名科研人员协同攻关,历时三年得出一份“标准答案”:在英美德中等10个国家中,中国教材的难度大都排在4—6位之间,属中等水平。

那些做不出小学题目的大学生们,估计更悲观了,原来做不出来可以怨课程设置太不合理,现在只能怨自己智商了?而那些家长们,似乎也反应不过来,这个结果不科学啊,从孩子书包的重量、厚厚的习题簿上、晚上开到深夜的灯光、中小学生常常一脸严肃、眉头紧皱的表情里,到处都清晰的写着一个“难”字呀——而且外面还加着一个红圈。

现实的感受与专家的论证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,也因此这份费时费力的调查结果饱受争议,专家于是又要被拿来调侃了。但公允的说,这次教育部专家给出的“标准答案”确实是科学有理的,也符合近两年来中小学教材修订的主流方向——2012年,教育部新课标修订时,就明确提出从儿童身心发展的特点和需要出发,科学合理地安排课程容量和难度,并因此精简条目,删掉了一些过难的内容。2013年,京版中小学教材“变脸”,降低难度也成为一个主要内容。在近些年教材改变的大趋势下,得出中小学生教材难读居于中等水平的结论,并不难以理解。

教材变得简单了,真正让家长和学生们感到“难”字当头的是教材之外的内容。正如一些家长在看到这则研究结果时所说的:“现在的试题都大大超出了教材的难度,导致学校不断加大学生负担。”“从小学三年级起数学课本发下来基本就扔了。真跟着教材学,中高考还考吗?”而有学生则坦言:“课本例题的难度和试卷问题的难度是1∶100。”

这事儿就变得挺吊诡了:以前吧,教材内容设置不合理,偏难,学生们愁云惨淡。现在教材越来越简单,考试却越来越难,而且考的内容很多是教材中没涉及的,学生们依然叫苦连天。表面看来,学校教育是在试图降低孩子们学习的难读,但实则是把难题抛给了社会,逼得家长不得不让孩子报各种补习班、培训课,去补上被教材减掉的“难题”。

出题的人,拟定试卷的老师难道是具有反人类人格吗?还是被熊孩子骚扰到崩溃,决定报复祖国的花骨朵、八九点钟的太阳?要么就是单纯和教育部过不去、唱反调,你要教材简单,我们就跟着简单啊,偏不,你打我啊……还真不是。

李普曼:中国教科书难以承受之重 - lichan - 月摇风满怀

有一位广州校长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:“每年4万多名学生竞争4000个学位,学校怎么选?”这还只是一个整体情况,如果具体到重点的中小学,他们需要筛选的学生就更多了,可能1000人争夺50个学位,怎么选?

划片区吧。这已经成了近年来很普遍的做法了,当初也是为了减少考试压力,让孩子就近上学而设置的。但中国家长聪明啊,搬到名校所在的片区不就得了。“学区房”这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房地产产品就应运而生了。

其实也不怪中国父母。既然中国的基础教育分了三六九等,谁不愿意到最好的学校里上学啊,出来之后,保不齐哪家的孩子在优质教育的培育中,埋下了当国家领导人的种子,到时候,自己做鸡做狗也能升天了。于是一大波又一大波的学生们向着名校、重点学校袭去。

怎么办?考试吧。千年以来相对最公平也最有效的选拔机制就这个了。谁分高录取谁。但中小学教材里的内容太简单了,每个人都考100分,怎么区分啊。那就加大难度,考教材里没有的吧。所以,出题者增加考试难度,不过是为了增加淘汰率罢了。

链条捋了一遍,还是捋到基础教育资源不平等的根子上去了。这事儿说了多少年了,可毫无改观。这个不改,教育资源越是集中到少数学校当中,孩子们想要进去就越是要经历惨烈的竞争和比试,前期要学的内容也越来越难。这完全不以教育部的教材改革目标为转移。

而它造成的危害,仅仅是让学生们的学习更难、更辛苦吗?当然不是。当中小学生们能够应付那些越来越难,超出自己年龄段所能理解的内容时,只能通过机械地训练、大量习题来实现。恰恰是这种机械训练,扼杀了孩子的创造力以及对学习的兴趣。当这些年复一年浸泡在习题里的孩子长大后,人们又会提出另一个难题了——中国学生的物理成绩那么高、数学能力那么强,为什么在创新领域、科研领域取得的成果,却那么弱,甚至连离开计算器算数都一塌糊涂的美国人都比不上呢?

这问题太严重了,换两本教科书实在解决不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